当时方位:主页 > 精彩福清 > 福清文学

光饼情结

2019-05-17 13:37:43[字体:][来历:188bet.com网(作者:严天然生成)]

  记住儿时颇贪吃,因家境尚可,福清一切小吃、零食简直都尝过,但情有独钟却是极一般的光饼。光饼之所以为我所宠爱,自因为它的香、味、韧。一块光饼在手,那经炭火烘烤出来的共同气味,直沁内心,勾人胃口。咬一口,炭火烘烤的饼面的香脆、饼肉的软韧和微咸,让人越嚼越有味道。大人知道了我爱光饼的嗜好后,就经常买来让我解馋,所以,我的书包里就断不了光饼的香味。每当家里为逝去的祖先做忌日,那用作供品的光饼,都全部归我享受,让我快活了好几天。

  “要想富,先筑路。”有一年,筑路风把我刮到闽北一个偏僻的山村。深重的劳作,单调的日子,好像还能接受,但最难熬的是乡思,每当更深夜静,孤寂如磨盘一般沉沉地压在身上,乡思就像一只虫子在啃咬心田,饥肠里也咕咕地叫唤。此刻,能不想起光饼吗?想着光饼的香、味、韧,牙齿会情不自禁地磨动起来,眼角也湿润起来,天亮一摸枕巾,湿了一片,不知是泪水仍是口水。

  为了安慰乡思,每次回福清省亲,我都买上几十块光饼,用大饼干箱装好,带回小山村。每当乡思难熬时,就取出一块,如潮的乡思,就在那细嚼慢咽中,逐渐消平。几十块光饼很快就嚼尽咽光,无以为继。传闻,县城里日子着不少抗战时避祸来的福清人,我便胡思乱想:有福清人在,便必定有光饼铺。所以,曾特地往复县城,寻觅公然有光饼店,但做出的   光饼,不知为什么总比不上老家的好吃。

  后来得知邻县的顺昌洋口,有许多福州人久居,曾有“小福州”之称,我想此地必定有光饼卖。刚好村小学有位教师往顺昌洋口就事,便托他去买。不几日,公然捎回了十多块光饼,一看便觉得比老家差劲,一尝更觉得味道差了许多。心中不由疑惑,不知是我的嘴刁,仍是光饼这东西,真的离开了那方水土就做不好了?

  后来,因为工作关系,跟旅外同乡触摸多了,发现光饼与乡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有海外同乡归来,自要款待,以尽地主之谊。面临满桌好菜,客人好像还缺什么,有时会怯生生地问:有没有光饼?大饭馆哪里会备光饼,主人只好抱愧说:“下次回来必定让您吃上光饼。”经历过屡次,有经历的款待干部,每当有款待使命,特意让饭馆备好一盘光饼,席间端上来,同乡们见了便喜逐颜开,说比什么山珍海味好吃,一大盘光饼刹那见了盘底,席间气氛也因而活泼许多。听说,福清旅外同乡思念家园光饼的大有人在,我好几次参与市里举行款待返乡侨民的自助宴会,餐厅里堆成小山的光饼有目共睹,宴会开端后不久,光饼山就不见踪迹。一位新加坡同乡告诉我,新加坡福清会馆每年都要举行一次家园美食节,发起各家各户预备一道家园美食,届时送到会场与同乡同享,以慰乡思。每次美食节,会场上都有许多光饼飘香,这些光饼都是主人让亲人从家园空运而来,美食节因而乡情大增,小小光饼架起联合家园友情的桥梁。

  在我的光饼情结中,还萦系着享誉英伦三岛的华人烹饪大师罗孝建的一则往事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本籍福州的罗孝建带领一支英国电视台拍照人员,从厦门入境,拍照闽菜的烹饪办法,我受命伴随。完毕在厦、泉的活动后,罗孝建率队往福州寻觅闽菜正源。我与罗孝建一行同乘一辆中巴,路上,罗孝建除与拍照人员偶而攀谈几句外,一向静静欣赏车外景象。这位年逾古稀的白叟,此次是离别家园半个世纪后初次返乡,此刻也许是“近乡情更怯”,车经福清宏路,罗孝建忽然急呼泊车,下车后,他直奔路旁边的一光饼摊,抓起一串光饼,闻了又闻,接着,他又招待拍照人员下车。所以,宏路的光饼摊前呈现这样一幕:几个金发碧眼的洋人,架起了长长短短的机器,围着一个身段瘦弱、满头银发的老者拍个不断,老者手捧一串光饼,侃侃而谈……上车后,罗孝建把一串光饼分给车上的同行,尔后一路他的言语喋喋不休,我不谙英语,想去他一路上的话,必定都是关于光饼的。车到福州西湖宾馆,罗孝建的亲朋在大堂迎接。一见面,没有拥抱,没有握手,罗孝建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块光饼,用福州话对亲人说:“光饼、光饼,50年不见了……好吃、好吃。”

  这便是光饼,凝聚着多少乡情,承载着多少乡思的光饼呵!


打印封闭仿制链接
188bet
引荐RSS
  • 最新视频
  • 引荐视频
本月热门